\初心盗墓最近赖在镇魂/
\夏日系列巍澜九连更新完毕/
\要是没产粮估计在刷题补剧or怠惰/
\佛系小宇宙,北北是大甜心——/
\刘明月729边江推/
\爱你们,/
\没了。/

【原耽/校园】手握秋日蝉鸣(一)

*当一个同人画师失去理想(bu)就会开始写原耽

*呕首发在白熊,和狼妈一个平台我旋转跳跃!
*三党不定时更新

*文风复健中,请监督
*对追更催更感兴趣可以去白熊督促/或者关注lof和蝉鸣专用的tag

 


第一章


  顾籍转学过来的那会儿,是个夏天。

  八月份的假期还没开始一半,全年级就被强行召回学校。

  没办法,谁让是高三呢。各色各样的书包被男男女女们背着、挎着,一晃一颠从大门进了班级。那场面轰轰烈烈的,不免让人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烈。不管过了多久,只要回想起来自己的表情,肯定都是严肃得像国恨家仇似的。

  顾籍提着他那个空荡荡的包随爸妈满学校跑手续。

  其他人脸上不免愁云密布,虽然他也是有点不爽假期这么干脆被腰斩,但好歹对这个新环境是好奇的,新生儿一般环视打量校园里的花花草草,以及那几栋不能再朴素的教学楼。

  一路上都能听到同学们义愤填膺的批判,从老师一直骂到学校,那指点江山绘声绘色的架势恨不得下一秒就去声讨教育局。一通愤青模样的说完之后大家非常默契地落到了这样一句——

  “喂,你们作业写完没。”

  这种时候我们需要五秒的沉默。

  五秒之后就一致开始制定计划。不管怎么说数量是要交满的,至于质量,嗯,再谈吧。

  顾籍笑着又掂了掂手上的书包,对,那个只有一个笔袋和转学证明的书包。

  安慰安慰自己:“首先我是体育生,第二我们体校没有作业的,对,而且转学过来肯定不会要查我之前的作业啊,完美。”

  就在暗喜的时候身旁有个人逆方向走过,不和谐的声音传进了顾籍的耳朵里。

  “作业,我七月份就做完了,然后还做了英语五三。哦五三才做了一半。”

  这么厉害的吗。

  顾籍侧目而视。

  这个词真没用错,侧目而视:斜着眼睛看人,形容憎恨或畏惧又愤恨。他迅速地在心中背了一遍成语释义。

  接着又回头瞥了那人两眼,虽然只有个高高的背影。

  呵,学霸。

  我顾籍势不与学霸为伍。

  呃,算了,如果是个心肠好还能打下手的学霸还是可以接受的。

  顾籍这么想着,在心里给自己叉了无数遍腰,可把我得意坏了。

  

  走流程没有想象中那么漫长,何况他顾籍只要跟着后面点点头哈哈腰表现出一脸乖巧,再认一认以后自己可能会无数次咒骂的校领导们。但出那间——热水沙发空调一应俱全的校长办公室时,顾籍是非常不爽的。

  他明显感觉到,四个校长听说他是体校转来的体育生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垮了垮。

  顾籍又在想了,怎么的,又是一群看不惯体艺特长生的?庸俗。

  尤其是那个分管高三的校长,露出了有点嫌恶的神情,接着还要虚伪地向爸妈说着什么不用担心之类的。

  心想着自己现在什么也不能做,顾籍只好狠狠地把校长那张脸记在了心里,并且告诉自己要像个男人一样干出点大事来。

  最后顾籍被分到了高三(4)班,是理科班,听校长说班主任姓秦,还是个挺厉害的数学老师。

  这么一说顾籍想了想自己的数学成绩,觉得自己也许会掀起一场了不得的腥风血雨。

  

  下午第二节快下课的时候,到了最后环节,和班主任交接。

  是在上课时间,但班主任并没有因为被顾籍一家打断而生气,措辞和态度甚至似笑非笑的脸都让顾籍一阵亲切。他礼貌地招呼走了顾籍的爸妈,领着顾籍从前门进教室。

  顾籍跟着踏进去后本来有些哄吵的教室陡然安静下来,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讲台上的人。

  “从今天开始,他就是我们班的一员了,来,介绍一下自己。”班主任说完这句拍拍他的背。

  “额你们好,我是这学期转来的体育生,我叫——"

  话说到半句,清脆洪亮的下课铃响了,可以说是非常不合时宜了。

  班里的同学出去了大半,也不知道有没有几个人听见那后半句话了,喂这句很重要的啊!顾籍尴尬地愣在那儿,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于是抬手挠了挠头。额上刚剪的刘海,看起来可清爽了。

  “先坐下来吧,喏坐秦淮远里边,靠墙的那里。”班主任指了个方位给顾籍。

  顾籍一溜烟跑过去,好歹是缓解了点尴尬。

  顾籍那个座位和班主任说的一样,是靠墙的,同时因为教室外的走廊在这一侧,所以又是靠窗的。

  目测了下前后桌间距,顾籍刚想开口叫坐在外侧的男生让一下,那人倒自己站起身让开了。

  “你好,我叫秦淮远。”这么说着他放下手中的笔,给了个友好而友善的笑给顾籍。

  “呼你好啊,我叫顾籍。”顾籍跨进去一屁股坐下,特别强势地把包胡乱一塞,勾着嘴角回了个笑。

  秦淮远合上笔盖,把面前的一大本资料叠好放进桌洞,“你还没书吧,下节语文要讲古文。”他弯下腰去,好像要到下层桌仓找书。

  顾籍的眉头动了下,那一大本紫皮资料的封面再熟悉不过了,是高中好伴侣五三,“哦没事,班主任说到晚修前就能拿到了,而且下面两节我都要到操场培训。”为了让人动作更方便,顾籍把腿挪到了另一侧。

  “吼,体育训练啊。”拿到书的秦淮远直起身子,不知道为什么语气像是有点遗憾的。

  “对啊。”顾籍边应着声边在书包里摸索,“哦完了忘记带训练服来了!”

  秦淮远的反应倒是比他还快,赶快起身让开路。

  顾籍抓起包就往外跑,差点在后门撞到人。

  “现在出不去的,办公室有电话,让家里送吧。”秦淮远凑到窗口大声提醒。

  只见那个跑出去老远的人又大步折回来。

  面上有点尴尬的笑,冲窗口的秦淮远做了个手势,然后钻进教室旁边的办公室。

  “晚修来吗——”秦淮远又问了一句。

  “来啊,帮我抄个课表呗!”

  上课铃再次不合时宜地响起来了,不过秦淮远能清楚听到隔壁传过来的回答。

  秦淮远退一步坐回自己位置上,转着手上那支黑色中性笔,翻开语文书等着老师开腔。

  讲了快一页纸的时候有个黑影从窗口闪过去,秦淮远放任自己的视线追开去,是顾籍那家伙的后脑勺。

  就想起来他笑的既尴尬又傻乎乎的样子了。

  “看着就是个傻小子。”

  秦淮远放下转笔的手挠了挠头,不知自己怎么的就扬起了笑。 
    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TBC——

 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小邪__困于债多 | Powered by LOFTER